三见梦寐

『甘心首疾,九死一生。』

weibo:@薰子ZI

 

[新荒]恶鬼缠身

给呱哥的生贺
祝哥生日快乐:)

第一次写新荒,人物性格可能会把握不好,见谅【跑远远】
新→←荒
[超]短打,没嚼头,不开黄腔【小声】
——————————————————————————


现在想来,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习惯了他的节奏和温柔呢。
荒北靖友很苦恼。

直到有几个八卦的女生凑近荒北,小心翼翼又兴奋不已地问说什么“新开君和荒北同学是在交往吗”,这种让荒北莫名其妙的问题。这时荒北才真的意识到,自己最近真是太习于安命啦。
不对不对不对?!?!这不是习于安命的状况啊?!
自己完全被人误会了啊?!

荒北靖友,外号野兽,箱学三年生,十八年来第一次被人质疑了性取向。

不过其实这也不能怪荒北,因为他确实没做什么看起来十分基佬的行为,要怪就得怪新开……不不不新开也并没有看起来很基佬,好吗。
但在旁人看来,大多是能看出新开是十分宠溺荒北的,具体怎么个宠溺法,大概就是那种比亲密朋友还要亲密的感觉?嗯,只是……怎么说,荒北这人,虽说看起来是不太好相处凶巴巴的,却是个会体贴他人做事靠谱不可多得的努力型,总而言之不是粗神经就对啦。
也就是说,荒北不是不知道新开同学对他很好,只是他一直觉得很正常啊?!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习惯了他的温柔吗。

荒北靖友很苦恼。

或许男生之间太过亲密也不太好,至少不能好到被女生说闲话吧,荒北这么想着,从那天之后就开始有些刻意地去留意新开对自己的一举一动,渐渐地连他自己也开始有点在意了起来,他发现新开并不是对每个人都像对自己一样好,像是新开总是会记得他身上的所有小习惯,喜欢的和不喜欢的,有时即使自己嘴上不说,他也会默默地为自己打点好一切。新开是个表里如一的温柔男人,尽管他每天只是站在自己身边,看起来毫无干劲,却依旧全身散发着池面气息引来周围女生火热的目光。然后新开隼人就那么理所当然地站在他身边,不远不近地,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话聊,时不时转头对他笑。
荒北只是觉得很平常很习惯,或许是他享受与新开这样的相处模式,没什么不好。
尽管这样荒北还是下定决心应该和新开保持一点距离了,他可不喜欢被人说闲话…………

不过比起怕被人说闲话,其实更多的是怕自己太过习惯于新开给自己的温柔,一旦那一天他不在自己身边了就会无所适从。光是想到这一点,就让荒北烦躁得一直揉头发。
有的时候,真的很难面对自己的心情。
荒北靖友在发现自己心情的节奏上慢了半拍,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脸红到爆炸了。
真是太糟糕了,野兽被恶鬼抓住了。



“靖友最近怎么了?”
新开有气无力地踩着脚踏板,并不是很专注于训练,只是重复踩脚踏板的动作,心不在焉。
明显有察觉到荒北对自己的态度有所转变,新开感觉得到荒北自身似乎很在意一些事情,问他他也不愿意说于是新开只能一个人在那里失落得无精打采。新开能感觉到荒北并不是讨厌了自己而冷淡,看起来更像是为了什么而刻意保持一些距离。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态度使新开无精打采的下垂眼看起来多了一些失落。
新开是一直很清楚自己心情的人,他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和能做什么,往往在纠结时分却没有倾诉的对象,只能蹲在兔吉的窝前一遍又一遍揉揉兔吉反反复复。他清楚自己心里是喜欢荒北的,所以会像溺爱兔吉一样在荒北身边用尽自己一切温柔的手段去对他好,反反复复,日日夜夜。
即使如此他也不敢奢望靖友能用同样的心情来想自己,他知道靖友是一个会在乎周围看法的人,所以他什么也不说,只是就那样待在他身边,只想着对他好,想起那张凶巴巴地道谢的脸,自己也似乎满足了不少。

“好像是被女生问了你和他有没有在交往这种事。”福富平静地说出这样一个让新开爆炸的消息。
“啊?为什么要问这种事情啊,果然靖友是因为这个才困扰吧?!”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你要处理好啊,新开,”福富其实也多少能看出新开的那一点小心思,“你去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吧,不要后悔就好。”
“啊啊……寿一,谢了!”
说着新开已经跑出了活动室去找荒北。
看来又打起精神了。




像往常一样的,新开是知道的。
在这个时间点,是训练中途的休息时间,在饮料贩售机转角后的楼梯,一定会一个人坐在那里,不要果汁也不要宝矿力,喜欢可乐还一定要喝百事。
靖友,靖友。
走向那个纤细的身影,看到被夕阳照射着滴着汗的那一头黑发,鼻尖仿佛已经嗅到了熟悉的他的气味,一瞬间所有情感在心中翻涌,默默在心中叫着的名字也忍不住脱口而出。

“靖友,靖友。”

好想告诉你。
他跑到他的跟前却不再说话,四目相交却不知如何开口,不论哪一方,然后新开隼人突然间抱着头蹲在了荒北面前,不敢看他,隐约能看到发红的耳根在发间,过了好久终于张口。

“靖友。”
虽然这么说一定会让你感觉很困扰。
但不管你是否接受,我还是想告诉你我的心情。
还请原谅一回我的自私。

新开抬头注视荒北,却很意外地,收获了一只从未见过的,脸红得不像样的,目光飘忽不定的野兽。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我知道啦。”
在新开张口前荒北伸手抱住了他的头,下巴搁在颈窝弄得新开有些痒。
“你是怎么看我的……我也一样啊……”

“靖友,我喜……”
“闭嘴别说了!!!都说了我也一样啦!!”
“靖友……”
“啰嗦!闭嘴!”


这下可真是,被恶鬼缠身啦。



——————————————————————————

真的很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鬼…………!!好想写清纯如好想急死你一样的新荒结果变成了这尿性………
感觉换一行都不是一个人写的真的有人能看懂吗……
通篇话唠没营养……对不起…………【飞奔泪撒三公里】



  34 2
评论(2)
热度(34)

© 三见梦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