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见梦寐

『甘心首疾,九死一生。』

weibo:@薰子ZI

 



  • 少女做了一个梦,梦里是那终其一生的单恋,单纯又美好。



    【一】
    当她从温暖明媚的阳光中醒来时,不禁感到十分难过。

    眼下的那不勒斯正是在最今人感到舒服的时间,温和清爽的海风卷起姑娘的帽檐与丝巾,街角一处矮矮的栅栏里不知名的白色花朵开得细密而又轰轰烈烈,花香卷暗尘,粗糙的石板路被晒得发烫却不使人感到烦闷,仿佛四处都已经烙上阳光温暖又幸福的气味。特里休原只是倚在草地上一处未倒的残墙墙角小憩,醒来时却莫名感伤以至于安静地流泪,远处孩童玩耍追逐嬉笑怒骂,树下有对恋人互相依偎着静静地对彼此微笑,这样的光景在少女的看来是幸福而又模糊的,且遥远不可及的。

    她在模糊不清的美好景色里依稀看见了男人英俊的眉眼,那温和湿润的眼里包含着许多她懂或不懂的情感,目光所到之处,温暖如春。

    这时她便开怀地笑了,泪光闪烁。



    【二】
    特里休做了一个亢长又绝望的梦,醒来时哭得停不下来吓住了一旁吃蛋糕的米斯达,问她原因也什么都不说只管一个劲儿哭,米斯达表示为了安慰她可以忍痛分出吃了一半的心爱草莓蛋糕给她,这个方法果然有用立刻使特里休停止了哭泣并愤怒地殴打了他,福葛和纳兰迦倒是庆灾乐祸地在一旁半说半劝,乔鲁偌则泰然自若事不关己地吃着布丁,而阿帕基明显的嫌弃脸与翻到天上去的白眼更加表明了自己分分钟想掀桌走人的心情。
    站在窗边的布加拉提被两人的吵闹声吸引并参与了劝解。出于对女孩子的考虑他好心提醒了特里休应该先去洗洗脸上的眼泪鼻涕,然后得到了特里休气红了的脸和被甩得震天响的门。
    一旁观看整个过程的众人无一不是笑得捶胸顿足肝肠寸断。经过好意提醒的“少女情怀总是诗布加拉提你怎么就不懂”“女人心海底针”几句话后布加拉提才顿悟出自己的失礼。
    于是当布加拉提找到特里休时,他关切地询问了她做了一个怎样的噩梦。
    粉色短发的少女像是被戳中了痛处,不安地揉捏裙角也不愿抬眼直视男人温和的目光。
    踌躇许久她才内心挣扎地说出那个绝望的梦境。

    “我梦见你死了。”

    梦中的露骨直白的死亡场景仍未消散历历在目,面对一个太过真实的噩梦,她难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而后布加拉提安慰了她,带她到午后的街道上散步。他们静静地不说话,并肩穿过那不勒斯的大街小巷。特里休看见有对恋人在树荫下朗诵诗歌,身旁的男人目光温吞如水,静静看着游戏的孩童微笑。她看着男人温柔上翘的嘴角一时间竟感动得说不出话,仿佛是得到了世上除母亲之外最温暖的慰藉。
    与他并肩而行使她感到幸福,特里休轻快地脱下了凉鞋踏上微微发烫的石板路,正值芳华的少女与街角开得张扬的鲜花太过相称,美好得像是世俗天成,腥咸清爽的海风卷她的帽檐与发,巾角飘扬。
    布加拉提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所到之处,温暖如春。



    她觉得很幸福,不愿醒来。



    【三】

    真是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特里休在温暖的阳光中醒来,眼角湿润。
    她现在独自一人穿过那不勒斯的大街小巷,陌生新鲜的种种风景应接不暇,心中满满当当的充实与温暖。
    她不曾来到过那不勒斯,眼下却觉得这个陌生之地亲切又熟悉,穿过大街小巷遁寻期待的身影,她脱下凉鞋赤足而行,如梦中一般来到花香正浓的街角,也邂逅了活泼欢闹的孩子们与树下恩爱的情侣。她压低帽檐,纤细脖颈打上干净漂亮的丝巾,海风将发梢吹得更加卷翘。

    真是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我也没有想到。

    少女用细弱得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目光一如梦中的男人一般温吞如水,嘴角上翘。

    我真是喜欢你的。
    喜欢到连我自己都吃惊的地步。

    她仿佛执着一只手静默地走,一边唱着歌谣。

    而现在我在这里,站在你的家乡。
    走过你走过的街道,看过你看过的风景,呼吸着你曾呼吸过的空气。
    我有种错觉,现在我们在一起了。



    她裙角飘摇,终于来到他的屋前。



    我有种错觉,现在我们真的在一起了。 


  32 4
评论(4)
热度(32)

© 三见梦寐 | Powered by LOFTER